上古四大文明的王权与神权之争,仅中国文明的王权能始终压制神权

一、与古埃及法老分庭抗礼的的阿蒙神祭司

上古四大文明的王权与神权之争,仅中国文明的王权能始终压制神权

“阿蒙祭司长”阿蒙霍特普(左)和法老拉美西斯九世(右)


阿蒙神作为埃及帝都底比斯的守护神,埃及人把国家的富强都归功于阿蒙神的庇佑,法老则利用阿蒙祭司宣传神化自己的专制统治,不断为阿蒙神庙提供大量的财富、土地和劳力,使阿蒙神庙不仅在文化上处于支配地位,而且在经济上也拥有堪比王室的实力。


随着阿蒙神庙文化和经济实力的不断上升,阿蒙神祭司的政治影响力也日益强大。国家的行政和财政大权都由阿蒙神庙把持,由“阿蒙祭司长”兼任的“上下埃及的先知”这个职务替代宰相维齐尔成为埃及仅次于法老的二号人物,就连维齐尔、财政大臣等重要职务也都由阿蒙祭司担任,阿蒙祭司常以神的旨意来改变国王的政令,呈现与王室分庭抗礼的倾向。

上古四大文明的王权与神权之争,仅中国文明的王权能始终压制神权

阿蒙神


到埃及新王国时代末期,阿蒙祭司集团的势力不断增强。据当时的《哈里斯纸草》《威尔伯纸草》等文书记载,当时各神庙控制埃及本土 160 座城市和国外的 9 座城市,共拥有 1070419 斯塔特[1]的土地,其中单是阿蒙神庙就占有 864168 斯塔特的土地。阿蒙祭司长的位置可以父子继承,不受法老干涉,阿蒙神祭司还经常擅权干预国家财政。到新王国末代法老拉美西斯十一世统治时期,埃及国内的“阿蒙祭司长”阿蒙霍特普已像法老一样行使特权,发号施令,底比斯的卡纳克神庙也成为拉美西斯王宫之外另一政治中心。


约公元前 1085 年,古埃及的“阿蒙祭司长”霍里赫尔干脆直接自称国王,并另创了一套纪年系统,制埃及南方上埃及地区,使得强盛的埃及帝国就此一分为二,维持将近 500 多年辉煌的新王国时代结束了,埃及进入长达 400 多年分裂混乱、异族入侵的第三中间期。


二、抽打国王的古巴比伦马尔杜克祭司

上古四大文明的王权与神权之争,仅中国文明的王权能始终压制神权

马尔杜克战魔兽


马尔杜克是巴比伦的守护神,两河流域的诸神之王。在巴比伦城内建有巨大的马尔杜克神庙,巴比伦所有重大的仪式都在这个神庙举行,其中最重要的是春节。春节从一月的第一天开始,持续 11天,每天都要举行不同的宗教仪式,包括表演马尔杜克创世记、受难等经历,以及乐团演奏、欢宴晚会等,还有责打国王的仪式。国王在挨了巴比伦主神祭司一巴掌后,再接过祭司手中象征王权的权杖和剑,代表“国王代民赎罪”“王权神授”等意。巴比伦国王不再像过去统一两河的国王一样自称为神,从此,在巴比伦神权一直高于王权,这在仪式中也可看出端倪。


到新巴比伦时期,巴比伦的马尔杜克祭司势力已强大到难以控制的地步,国王只有通过祭司加冕才算合法。每年巴比伦都要举行登位仪式庆典,国王要摘下王冠,跪在地上,接受大祭司的抽打,表示敬神,然后才能再戴起王冠,接受神的祝福。

上古四大文明的王权与神权之争,仅中国文明的王权能始终压制神权

巴别塔便是供奉马尔杜克的神塔


巴比伦末代国王那波尼德为提高王权地位,他有意不参加一年一度的宗教庆典,前往阿拉伯沙漠的绿洲泰马,试图另立一个崇拜月神南纳的新教派,以对抗巴比伦的马尔杜克祭司们。马尔杜克祭司不愿坐以待毙,他们煽动信徒内乱,甚至引狼入室,勾结波斯帝国入侵巴比伦,最终导致巴比伦被波斯帝国灭亡。


三、高于统治者刹帝利的印度婆罗门祭司

上古四大文明的王权与神权之争,仅中国文明的王权能始终压制神权

印度的婆罗门


在印度神话中,印度的四种姓都是从原始巨人普鲁杀身体的四个部位创造的。其中婆罗门种姓因为是从普鲁沙最上方的口降生到世间,所以负责从事祭祀和传授宗教经典,为地位最高的第一种姓,有资格主宰人世间的一切;刹帝利是用普鲁沙代表力量的手臂创造的,所以他们是掌管政治和军事的王公和武士,其地位排在婆罗门之下。

上古四大文明的王权与神权之争,仅中国文明的王权能始终压制神权

印度的四种姓都是从原始巨人普鲁杀身体的四个部位创造的


在印度种姓制度中婆罗门祭司地位最高,代表神权,还有权插手国家政治,以神权干涉王权。而代表王权的刹帝利则是婆罗门思想的受众,他们虽然掌握军政大权,但却无权插手婆罗门的宗教职权,且要负起“保护”与“供养”婆罗门的职责,尊奉婆罗门为最高阶层,负责守护婆罗门阶层生生世世。


四、结束巫鬼文化的中国礼乐文化

上古四大文明的王权与神权之争,仅中国文明的王权能始终压制神权

甲骨文中的大部分都是用于巫术占卜的


在商朝时期,中国内部上下皆沉浸在巫术迷信中,在中国古代施术者女称巫,男称觋,人们相信巫觋能“通天人之际”,利用法器、咒语保护自己和加害敌人。商朝是个崇信鬼神的朝代,巫觋具有崇高的地位,掌管天文、历法、占卜、记录等多项权力,巫觋常以鬼神之意来左右国策,以神权干涉王权。约公元前 1147 年,商王武乙继位,为打破人们对鬼神的迷信,他命人制作名叫“天神”的偶人加以侮辱,谓之“战天”;又将血囊吊于空中,当作天神射击,称为“射天”,并让下属装作神的样子向自己跪地求饶。以此打击迷信,重振王权。

上古四大文明的王权与神权之争,仅中国文明的王权能始终压制神权

周公


到西周时期周公更是制定礼乐,将“敬天”“尊王”和“祭祖”有机统一起来,西周时期的礼仪中心是宗庙,宗庙指各宗室供奉祖宗的庙宇,西周的祭司阶层并不像其他古代文明那样庞大,西周王朝重宗庙而轻神庙,祭祖要比祭神更为重要。正是从西周开始,中国告别了上古的“巫鬼文化”,进入古典的“礼乐文化”时代。


总评:对比经常陷入神权与王权争斗的其它文明,中国强大的王权是保证中国自古以来长期政治统一的必要前提。

本文来自投稿/采集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侵权,请联系本站删除,我们只做分享之用,不用于商业。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-- 展开阅读全文 --
为什么苍蝇一停下来就喜欢搓手?
« 上一篇08月21日 01:00
古代食盐有多重要?白起:为了盐,我能打到楚国迁都
下一篇 »08月18日 03:04

发表评论

    作者信息

    本月热门

    标签TAG

    热评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