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家何处住,妾住在横塘:愿你经历风雨,仍能见爱情最初的样子

人自从出生之日起,便生活在情感的世界当中,如若抛开生物学意义上的人来说,似乎没有人可以抛离感情而独自存在。我们的一生中,总会有各种不一样的情感,就其美好者而言,自出生起,起先便是亲情,而后在玩耍冶游之中,有了各自的伙伴,友情则随之而生,再后渐离懵懂,开始品尝到爱情的滋味。

也许对于很多人来说,其一生最难忘的感情往往就是爱情,不管是那种轰轰烈烈、刻骨铭心的,或者是平平淡淡者,往往都能给我们留下一份美好的记忆。我也时常会想,真正的爱情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?终于我发现,其实在一首首古人留下的诗词里,就已经给了我们答案。

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,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一江水。

此水几时休,此恨何时已,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

李之仪虽然在北宋的词人之中名气不是十分响亮,但其实是苏门词人中比较重要的一员,其词往往能于质朴中出清丽之质,诚挚动人,别具一种滋味,这首《卜算子》便是其代表作。

古人作诗文,往往因情因事而发,所以动人,这首词也不例外。

公元1103年,也就是北宋崇宁二年,这一年对于李之仪来说,当是此生最为黑暗的一年,不论是仕途上还是家庭上,他都遭受了巨大的打击。当时仕途不顺的他被贬到太平州,即今安徽当涂,不仅如此,其一双儿女先后去世,不久与其相守四十年、伉俪情深的妻子胡淑秀也与他阴阳两隔。

也许是命中注定,此时另一位女子走入了他的人生当中。此女是当地的绝色歌伎杨姝,为人颇具侠气,当年感黄庭坚遭不平之遇,她曾奏《履霜操》以赠之。此时又见与黄庭坚遭遇仿佛的李之仪,她再次演奏了寓意坚贞的《履霜操》。此景此情,李之仪在满腔悲慨之中,也对这位奇女子颇有倾心,此后时常交往。当年秋,二人又在长江旁再度相遇,江水东流,情意绵绵,李之仪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柔情,写下了这首千古名作。

也许我们现在对待爱情和对于爱情的坚守的方式与古人不尽相同,但是爱情的本质是不变的,它的光芒不会因为岁月的冲刷而黯淡。就像这首词一样,读来是平淡的,但是其中的感情却如江水般汹涌。正像是我们的爱情,和江水一样绵长。

君家何处住,妾住在横塘。停舟暂借问,或恐是同乡。

家临九江水,来去九江侧。同居长干里,生小不相识。

这两首诗是唐代著名诗人崔颢所做的乐府旧题诗《长干行》。《长干行》属乐府《杂曲歌辞》调名,由于长干里(在今南京市)曾为船民集居之处,所以流传于当地的《长干曲》也多抒发船家女子的情感。

崔颢的这两首词,可以看到明显的民歌风格,语言简练质朴,情景生动,有极强的画面感,将一对青年男女的勇敢与羞怯,刻画得极为感人。

第一首所描写的是女子的问话,她在小舟上看到了自己心仪的男子,不想就此错过,但是又怯于直接的追求,只得问了一句“君家何处住”,但是又怕直接这么问太过唐突,也更想拉近两人的关系,紧接着就告诉对面的男子“妾住在横塘”。“停舟暂借问,或恐是同乡”,看上去是说明问话的原因,却更像是掩盖心中的惶恐,一个娇羞可爱又勇敢的女孩子如在眼前。

“家临九江水,来去九江侧”,这是男子的答话,这两句看似平平无奇,却为后面的表达做好了铺垫。“同居长干里,生小不相识”,从字面上看,似乎在说“我们的确是同乡,可是从来不认识”,但更是男子在感叹相见之晚,既有很不早相识的遗憾,也有此时相逢的喜悦。

崔颢并没有再写下去,他不告诉我们二人最后是否走到了一起,留给我们无限的想象。也许二人只是萍水相逢,一面而已,留下无尽的遗憾,也许互诉衷肠后组成了自己的家庭,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。但是故事或者说爱情一定要有一个确定的结果吗?

我看未必,一句“君家何处住,妾住在横塘”,也许就是爱情最初的样子。

本站文章视频皆是从网上转载收集而来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!!
声明:文字图片素材,版权属于原作者。,如若侵权,请联系本站删除,我们只做分享之用,不用于商业。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-- 展开阅读全文 --
那些让你一眼惊鸿的小说文案
« 上一篇2020-11-03
经典优秀的动漫,就连台词都是那么的惊艳
下一篇 »2021-11-15

发表评论

成为第一个评论的人
没有更多评论了